国家级医改试点项目

  1. 首页
  2. 项目动态
  3. 中国式PBM样本:万户良方已管理数十万慢病患者用药,中心药房在芜湖、太原、南京推开

中国式PBM样本:万户良方已管理数十万慢病患者用药,中心药房在芜湖、太原、南京推开

2019-01-11 【字体:

“在中国践行PBM药品福利管理这一模式不能只看到国情的痛点,比如政策、支付、利益格局等,那么将一事无成。应该看到医疗保障制度差异背后的机会,从整体格局和产业调控策略入手,寻找差异化的机会。”

PBM药品福利管理这一模式从美国漂洋过海来到中国,迄今已有10年历史,这10年中,有过沉寂,也有过中兴。很多人把希望寄托于他山之石,希望能够解决医保控费、药品供应保障的问题,也有人认为中国没有PBM存活的土壤。作为把PBM这一模式介绍到中国的“始作俑者”,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第一届委员、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特聘教授、北京万户良方董事长,房志武教授对PBM模式及其中国实践有着深刻见解。最近,动脉网采访了房志武教授,从“医改”顶层设计、分级诊疗政策及基层药品供应保障方面对PBM模式进行了解读。%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90111110748                                                                                                                               房志武教授 
把PBM模式介绍到中国
房志武教授毕业于美国华盛顿大学商学院(MBA)及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于2008年出任美国ExpressScripts(ESI,快捷药方)集团副总裁,主管国际业务开发工作,负责在欧洲、亚洲、南美等地区推广PBM药品福利管理模式。房志武教授介绍,PBM药品福利管理这一模式是美国特有的医保控费和药品供应保障模式,其诞生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诞生背景是医疗支出不断上涨带来的医保控费需求,以及计算机、互联网技术发展,为控费和药品供应提供了技术化解决方案。“我把美国的PBM药品福利管理大致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控费阶段,即通过计算机技术、互联网技术,对处方、核保理赔信息等进行审核,达到控费目的;第二个阶段是中心化药品供应,两化融合——信息化和工业自动化,通过对慢性病患者用药数据进行整理分析,建立中心药房,为患者提供药品。”房志武教授说。成熟的PBM药品福利管理模式具有几个关键点:完整连续的患者用药数据,以患者用药需求为核心,指导药品供应链搭建,如自动化仓储物流系统、传送、包装系统等。通过中心药房为患者提供药品,不仅能够基于数据模型对患者用药进行预测,同时可以提高药品流通效率,节约流通成本。今天而言,美国市场的PBM玩家大致分为几类:其一是“嵌”在保险公司里面的PBM,如健康险公司联合健康旗下的PBM公司Optum;其二是连锁药店开办的PBM公司,如CVS旗下的Caremark;再一种是独立型PBM,如Medimpact(美德医)。同时,几乎所有的PBM公司都会涉及药品供应业务。 

以ESI为例,其成立于1986年,公司服务政府、企业、保险公司、医生和患者等各方机构,涉足医药全面服务体系,主要业务包括医药福利管理、高科技信息技术服务、药品流通管理、医疗服务管理和疾病管理等。

ESI已经是除了CVS、Walgreens之外的全美第三大医药零售机构,其通过邮购、在线药房等方式向所管理的会员提供药品,包括新特药、试验药等。

 

快捷药方公司具有大量的用户基础,并具备处方审核权,因此公司在整个医药产业链中具有强大的上游议价能力,能够不断压缩流通和供应链环节,使其提供较低价的药品价格。在强议价力情况下,快捷药方的邮购药品较线下便宜约20%,满足了患者低价的需求,同时实现对药费的有效控制。

 

ESI快捷药方2017年收入为1000.65亿美元,其中送药上门和专业服务(home delivery and specialty claims)收入为443.3亿美元,足见药品供应在PBM模式中的重要性。

 

房志武教授告诉动脉网,ESI快捷药方过去屡获殊荣,在他任职期间,于2010年被华尔街日报旗下的Smart Money杂志评为本世纪前十年十大最成功企业之一,与谷歌、苹果、高盛等同列,被誉为现代服务业典型。另外,ESI快捷药方是营收千亿美元俱乐部中员工人均“产值”最高的,2017年末雇员为2.66万人,人均“产值”高达376万美元。

 

在房志武教授任职期间,ESI快捷药方开始全球化发展。2009年,房志武教授主导了PBM模式在中国的落地,ESI快捷药方与海虹控股(现国新健康)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从此中国有了PBM的故事。

 

“PBM全称是Pharmacy Benefit Management,Benefit原意为获益于……,我们论证了很久,最终选定了福利一词,PBM药品福利管理模式开始引入国内。”房志武教授说。

 

中国有PBM土壤
“在中国践行PBM药品福利管理这一模式不能只看到国情的痛点,比如政策、支付、利益格局等,那么将一事无成。应该看到医疗保障制度差异背后的机会,从整体格局和产业调控策略入手,寻找差异化的机会。” 房志武教授表示,业内很多人不看好PBM模式在中国的落地实践,总觉得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实际上,模式应该本地化创新而不是照搬。自PBM药品福利管理概念引入中国之后,数十家企业开始在这个方向进行试水,但是很多企业还停留在第一阶段即处方信息审核阶段,而没有真正触及到PBM模式的核心——中心化的药品供应模式,只有建立了中心化的药品供应体系,才能把PBM药品福利管理本地化工作做好。如何建立一个既有处方审核能力又有药品供应能力的体系?这又是一个问题,包括零售药店、流通企业、电商平台、商保公司、医疗信息化企业等均在尝试,但受制于各种各样的问题,完整的业务闭环总是未能建立起来。关键环节在于几点:有足够的医疗服务和药品供应能力,患者愿意来就诊并能提供药品;能够有技术能力对处方合理性进行把控,并给出建议;能够将分散的用药需求汇聚起来,并向上游进行议价;成熟的供应链体系,保证药品按时、按量送达;支付端支持,足够的公信力,让商保和医保都愿意支付。破局的关键点在于政策,尤其是“医改”的方向。作为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第一届委员,房志武教授认为在中国实践PBM应该与医改方向契合。“美国成熟的商业保险体系是PBM发展的有力支持,它有应用新技术、新模式为会员提供更好的服务、实现费用控制的诉求,中国商保刚刚起步,在支付端中占比不大,依靠商保很难有大发展。”他说。

 

医改顶层设计的方向是分级诊疗,强基层,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就是要解决医疗“倒三角”问题,让患者尤其是常见病、慢性病患者向基层分流,缓解大医院人满为患的现状。

 

决定患者向基层流动有两个关键因素:看病、拿药,“看病”要强化基层医生的能力,赋能基层医生,让基层医生能够应用标准化的解决方案为患者诊疗;“拿药”是药品供应保障,此前已有基药目录等政策,但基层很多时候不备药、无药可拿,建立中心药房则可解决这一问题。

 

房志武教授2012年从ESI快捷药方辞职,创办万户良方,将PBM药品福利管理模式与“医改”分级诊疗相契合,打造中国PBM模式。万户良方以“降药价、保医保、惠民生”为核心提供了与医改方向契合的解决方案,把服务场景放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签约会员提供优质的服务。

 

万户良方的实践
具体而言,万户良方产品及服务包括几个方面:家庭医生赋能体系,与家庭医生领域泰斗级人物顾媛教授合作,建立家庭医生培训体系,赋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建立全科精英培养计划;其二是信息化系统,建立PBM数据库、信息化解决方案;其三是药品集中采购体系,与医药工业企业等谈判,做“集团采购”,降低药品价格。房志武教授告诉动脉网,万户良方中国PBM的模式是以患者为中心,服务的多是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诊的老年患者,这部分患者是医疗服务的主流,但是此前很少有创新项目是为他们服务的。另外,万户良方PBM模式把“无序”变成“有序”。——此前,患者尤其是老年患者生病之后就像“无头苍蝇”一样,没人告诉他去哪里看病、如何看病,就医购药流程是无序的。而分级诊疗+PBM模式之下,慢病患者固定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病,药品通过中心药房“定点、定时、定量”提供给患者。从“无序”到“有序”,不仅方便,而且省钱。以药品供应为例,如果是在药店买药的话,中国药店密度非常高,加上高昂的租金、人力成本、管理成本等,药品价格居高不下。而中心药房一个城市一家,覆盖辐射范围广阔,能够通过精细化管理节约大量成本,这些成本可以“还利于民”,万户PBM模式下的药品价格能节约10%-20%,悉数通过签约的方式返还给患者。房志武教授告诉动脉网,万户PBM模式已经在安徽芜湖、山西太原、江苏南京等城市铺开。芜湖实践最早,从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展至区、市,目前已经签约管理了十多万慢病患者,定点、定时、定量供给药品。 

万户PBM模式也得到了当地卫健委、医保局等监管部门的认可。不仅如此,在2018年11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和中国医药商业协会联合举办的《PBM商业模式对中国医改的价值与市场环境研究》课题结题会上,就是以万户良方为案例,解读PBM模式。

 

课题组组长陈伟研究员在课题汇报中指出,经过十余年探索及芜湖三年试点和太原、南京等城市的改良提升,PBM已经让数以十万计的基层老年慢性病患者享受到了真真切切的实惠,百姓的改革获得感显著,PBM中国化已逐步成熟并具备向全国推广的基础,建议在总结前期C-PBM实践经验的基础上,起草行业标准,论证配套政策,结合各地实际,在全国逐步推广。

 

“国家发改委经管所可以说是中国经济的‘圣地’,许多改革开放的重大政策都是由这里最开始进行论证研讨的,能够当选案例,对万户意义重大。”房志武教授说。

 

企业发展方面,万户良方在2014年获得了Keytone资本、凯旋创投领投的A轮融资,2017年完成由斯道资本(原富达亚洲)领投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目前融资计划正在有序推进中。未来还将继续强化技术和服务能力,把万户良方中国PBM模式复制到更多城市。

 

PBM也是近年医疗行业交易重点。房志武教授告诉动脉网,2018年医疗行业有3项月度头条资讯都与PBM业务相关,包括:CVS宣布以700亿美元收购安泰保险Aetna、亚马逊宣布可能布局PBM业务、Cigna(信诺)以520亿美元收购快捷药方ESI。

 

医疗健康行业正在进入“超级交易”时间,跨行业的并购整合成为趋势,从前端的医疗服务、医疗支付到后端的医疗保险、医疗供应链,产业链整合为行业带来更多协同机会。就中国市场而言,PBM模式的本地化创新是必然之路,万户良方践行了中国PBM模式的最佳实践,未来还有更多可能性。